人生坎坷

扩列吗!
门牌号2956253878

【华武】乡村爱情故事(大概)

农村pa?两个人竹马竹马。
傻小子华山✘一点也不仙的武当

华山比武当长个几岁,从小就是个孩子王。武当则是他干妈家的孩子,天天跟在华山屁股后面跑叫他不要和人打架不要爬树,零零碎碎的小事都要去打个小报告。
但华山却从未嫌弃过武当。他一直觉得武当一家都是顶顶好的人儿了。
华山的妈妈在他三岁的时候走了,他那时候傻小子一个,还愣愣的问他爹妈妈怎么不动了。当时正处农忙,少了个人人手不够,他爹又郁郁寡欢。他干妈见了之后二话不过,每天匆匆忙完自家的事儿后便叫了自家丈夫一块儿去华山家里帮忙。
这事儿是华山从爹爹嘴里听说的,他那时就觉得干娘是顶好的人了。
再之后华山五岁那年,家里收成不好,有一个月那是一个吃了上顿没下顿,又是他干娘,提了一篮子面饼,给了华山一家吃。
自此,干娘便是华山心中顶顶好的一位人物了。
而对于干娘的宝贝儿子,华山则是照顾颇多。武当生的白白嫩嫩的,整个人香喷喷的还带着股奶味儿,一点都不像是他们这些打小从泥土里一路滚大的野孩子。而武当除了样貌,性格也与众不同,他从来都是干干净净的,不染烟尘,嘴里还文绉绉的,念叨着什么人法地地法天还是什么的。
其他的孩子都不愿意和他玩儿,讲他太磨叽,不仅长的像个娘们,做事也像个娘们。这个不许那个不干。所以武当可谓是被孤立了起来。也就亏得华山讲那些混小子全都骂了打了一顿,不然他们指不定用石头砸人。
武当那时说到底也只是个孩子,自然都想有个玩伴,而只有华山一人对他好,那他便成天跟在华山屁股后面念叨。再瞅着华山被自己念叨烦了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暗自偷笑。
“不,不是我的错!是你活该!”华山被那王五家的儿子王大锤打出血来了。那王大锤也是个怂的,见了血就跑走了,也没顾是哪儿。华山不在意的随手蹭了一下,任由小武当在一旁担心的落泪,豆大的泪珠跟不要钱似的止不住的落下。
“诶哇,好啦。”华山最受不了武当哭,他本来都准备重新杀上去和那王大锤继续打了,现在只得拍着武当的背轻声细语的安慰他,“你也不瞅瞅我是哪里落了血,只是腿上被蹭掉点皮而已。”
武当半信半疑的看去,只见华山那那是蹭掉点,那快抵得上他小臂了,这下不由得哭的更起劲了,但是他还有些理智,用颤抖的手从包里拿出药来,将华山的伤口粗粗处理好,就跑去告状了。
华山后面自然是被骂了个狗血淋头,虽说他以前不是没有过更严重的伤口,但这次的外观实在是太可怕,所以直接让华山在家里养伤两个月,说是养伤,其实就是关禁闭。
“诶呦我的小姑奶奶,您可别了吧!”华山在围墙底下急得团团转,“您老会爬墙吗?可别摔下来呀!”
武当没理华山,这是他第一次爬墙,心里自然是有些恐惧。看见华山在下边着急的样子,不由得笑了出来,但接下来便瞪了一一眼华山,道,“要不是你自己做,被关了禁闭,我用得着这样子吗?”
“行行行,我的错!”华山自知理亏,只得懊恼的皱着张小脸。
武当看的笑了出来,一个不留神就踩空了脚。华山急忙忙跑过去却脚下一个不稳,摔在了地上,接下来武当就摔在了他身上。
“你怎么这么轻啊。平时吃饭了吗?”
“就你贫!”武当气呼呼的瞪了华山一眼,小脸通红,“快把你当我身上的手拿来!”
“诶,武当,你说你要是女孩子该多好!那样我还可以娶你!”华山没有接武当的话,反而喃喃讲了这么一句话,“你说你这么漂亮,要真是女孩子我可不值了!”
“想得美!”武当见好好讲话华山不理,便自己挣脱了华山的钳制站了起来,还顺带踢了华山一脚,“要是我是女的哪儿还轮得到你?”
“也是。”华山反手抓住武当的脚,吃吃笑道,“你这么漂亮,哪儿轮得到我。”
武当不知道怎么接话,只得扒开了华山的手,把他提起来,架回屋里去了。
之后两个人都长大了,华山是个风流倜傥的小伙,而武当则像个知书达理的贵公子。
中间华山和武当的爹前后走了。
华山和武当还是天天黏在一起,只是华山再也不会动不动和人打架,武当也不会哭着讲华山别再打架了。
突然有一天,华山跟武当讲,他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。
那时华山的眼睛亮晶晶的,和他小时候讲到以后要做个大侠的时候一模一样。
武当只是笑着点了点,没有讲什么。他知道华山想要自己与他一同去,只可惜父母在,不远行。
之后武当听说江湖上多了一个外号叫桦树叶子的大侠。武当听后不禁发笑,这么一个名字也就只有武当会取来用了。他还记得小时候曾给华山取过桦树叶子这么一个外号。
后来,武当的娘没熬过一场风寒,走了。
武当讲家中什物收拾收拾好,再将那几亩田给卖了,也出去闯江湖寻华山了。
自此,江湖上便又多了一个武当少侠。传闻他与华山交情极好,两人同进同出,是过命的兄弟。但两人都终身未娶。
江湖上有讲华山和武当的那才叫兄弟情义,有讲华山和武当其实是个断袖,也有讲武当其实是个女子,她就是华山的妻子的。
而华山和武当就这么静静的坐在茶馆的一个角落,听他人议论着自己。
“你怎么还是这么瘦。”华山皱着眉头捏了捏武当的脸,“一点肉都没有,不好揉。”
“就你肥。”武当瞟了眼华山拍掉了他的手。
“我这不是关心你嘛。”
“嘴贫。”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9 )

© 人生坎坷 | Powered by LOFTER